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媒體南開
光明日報客户端:開啓元代文學研究新里程——專家學者談《元代文學通論》
來源: 《光明日報》客户端2020年9月29日發稿時間:2020-10-13 09:50

  東方出版中心出版的《元代文學通論》(查洪德著,2019年12月版),在學術界引起強烈反響。目前熱評已去,常態性的認識應已形成。古代文學、民族文學研究界多位代表性學者,認為本書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

  《元代文學通論》

  查洪德 著

  東方出版中心

  全面刷新了人們對元代文學的認識

  國家圖書館原館長、著名學者詹福瑞先生追溯:“2014年,洪德《元代詩學通論》出版,學術界就認為‘刷新了人們對元代文學的認識’,那麼這部《元代文學通論》,就可以説是‘全面刷新了人們對元代文學的認識’”。詹先生高度肯定查洪德的元代文學研究,説他“以數十年的堅守,改變了元代文學研究的狀況”,並將之概括為 “四個改變”:改變了長期以來認為元代文學元曲獨盛的看法,全面評介了元代文學,使人們能完整認識元代各體文學的成就;改變了對元代文學的整體評價,以獨特眼光發掘並充分論證了元代文學的價值,提升了元代文學的文學史地位;改變了元代文學研究中元曲一枝獨秀的局面,展示了元代文學史的新格局,客觀反映了元代文學的實際;改變研究思路,以通觀視野,展開元代文學的整體研究,把不同文體、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文學作一體觀,全面把握元代文學的總體面貌和基本特點。北京師範大學杜桂萍教授談到,“二十年前我初識查先生,他已經在進行元代詩文研究,當時在我眼裏這屬於冷門絕學。二十年後,元代文學研究成績斐然,已經成為學術熱點,這可見查洪德教授的努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民族文學研究所所長、《民族文學研究》主編朝戈金先生這樣評價《元代文學通論》:“主要圍繞元代文化與文學基本精神、元代文壇特徵風氣、元代不同文學體裁、元代不同文派文學等方面漸次展開論述,真實再現了元代文學的全貌,開拓了元代文學研究的新路徑,促進人們對元代文學的重新認識和理解。”

  沉潛於元代文學研究三十年的學術結晶

  南開大學原常務副校長陳洪教授讚賞查洪德專注於元代文學研究,三十年持之以恆、堅守不移的精神。他認為,在同一研究方向上深耕細作、精研深思、積久為功,從原始文獻中發現問題、尋求答案,必能提出新命題、作出新論證、得出新答案。在他看來,《元代文學通論》“書中所有的‘新’,其實都是用求‘真’的功夫,迴歸文學史的客觀。查洪德從來沒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追求,一切都從原始文獻來,以踏踏實實的態度,做老老實實的學問。至於學術界評價該著建構了新的體系,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觀點,重新評價了元代文學的價值與地位,那都是‘功夫到處、自有所得’。”

  中山大學“逸仙學者”講座教授吳承學先生指出,《元代文學通論》是查洪德教授沉潛於元代文學研究三十年的結晶。武漢大學珞珈傑出學者特聘教授陳文新先生認為,查洪德教授在元代文學研究領域長期精研深耕,對元代多民族一體的文學景觀、多元競勝的區域學術精神與文壇風貌、紛繁多致的文壇特徵與風氣以及文學思想的觀念形態及其理論深度、作家作品的審美特質、各種文體流派的風格品性都做了深入、細緻的闡發和論述,才有了集大成之作《元代文學通論》。詹福瑞先生則強調:“洪德數十年專注於元代文學研究與教學,帶出了一個研究隊伍,開創了元代文學研究的新局面,引領了元代文學研究的走向。”

  通觀:文學史研究突破的路徑

  《元代文學通論》是作者在“通觀視野下”對有元一代文學做整體觀取得的成果,學者們的評價也多聚焦於此,認為“通觀”是中國文學史研究尋求突破的路徑。從這一意義上説,《元代文學通論》對中國文學史研究,具有普遍的借鑑與啓發意義。

  首都師範大學資深教授、中國詩學研究中心主任左東嶺先生稱通觀是“宏通的學術眼光與整體觀照的方法”,認為這是《元代文學通論》成功的關鍵原因之一。左教授還從更高的理論層面對“通觀”作了的闡釋:“通觀不僅僅是一種學術操作方式,而是一種學術價值的重新調整,一種學術格局的重新認定,以及一種知識譜系的重新建立。”吳承學教授談道,“鑑於20世紀元代文學研究殘缺與割裂兩大缺憾,查洪德教授主張以通觀性視野總攬有元一代文學,既縱向貫通曆史,又橫向會通體派,挖掘出多民族、多區域、多體派文學中共有的文化精神,如大元氣象、厭亂思治、寬容含宏、文倡於下、華夷一體等,並以之統攝元代文學研究。全書也因此新見迭出,精彩紛呈,多發前人所未發。”

  杜桂萍教授同樣認為:“查洪德教授堅持以‘通觀’的原則看待元代文學,這是他對元代文學研究的最大貢獻。”她從三個方面評價“通觀”之效:“如是,元代則不僅有雜劇、散曲,也有詩詞、文賦和平話等,校正了20世紀以來文學史觀念的結構性缺憾。如是,元代文學中的華夷之辨、南北之辨、東西之辨,都屬於文化變遷過程中民族融合、雅俗轉換和文明認知投射在文學文本上的生動存在,值得後人特別重視並認真探討。如是,以中原文化為核心的中華民文化才有機會獲得世界性呈現和理解,中西方文明的對話才不僅僅是現在,而是早已構成了集聚着豐富的文化記憶的厚重歷史,其浸淫着、塑造着文學藝術的各類形態的文本。”從更高的理論層面,她認為:“元代文學及其所承載的時間概念、地理空間和類的文化品性,應該為當代中國文學史研究提供更為多元、豐富和開放的視角,讀查洪德教授的這部大作,啓發性或者正在這裏。”

  通觀視野下的多民族文學一體性研究,得到了朝戈金先生的高度肯定,他説認為,站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高度審視和思考元代文學多元性與一體性,強調元代多民族文學的一體性是在多族文人經過了一個時期的文化交融和心理調適的前提下形成的,體現了元代多民族共同意識的發展過程。由此研究視角進入元代文學研究,提出了很多具有啓迪意義的論見,為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了學理性的歷史依據。

  元代文學研究進入新里程

  中國傳媒大學資深教授張晶在《通觀:作為文學史研究的進路》中一文中提出,《元代文學通論》之問世,標誌着元代文學之進入新里程。這也是很多學者的共同看法。

  北京大學人文學部副主任、中國古文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廖可斌特別關注《元代文學通論》研究方式與思維方式的當下意義,他站在文化和學術發展的高度評價:“任何學術領域,都既需要精深的專題研究,也需要基於紮實個案研究的宏觀研究。元代文學在中外文化大交流的背景下展開,各民族文化交融,雅文學與俗文學並興,尤其需要整體性把握。查洪德教授此書,總攬元代文學全局,貫通其內在脈絡,提煉出元代文學真率、多元、大氣、包容的基本精神特質。這既是對元代文學與文化特徵的準確概括,也對當代中國文化的發展具有重大借鑑意義。”

  復旦大學教授、元代文學學會副會長黃仁生先生,對元代文學研究的歷史走勢與未來發展有獨到認識,他説:“《元代文學通論》與其説是關於元代文學的整體性論著,毋寧説是基於元代文學研究現狀而重新進行整體審視並具有明確針對性的通論。”黃仁生教授關心元代文學研究的未來發展,因此他肯定:“《元代文學通論》提出了元代文學的諸多基本問題和一系列全新命題,這些都是基於相互聯繫的通觀性審視,其中有許多觀點顛覆了常見的表述,不僅為重寫元代文學史提供了新的思路與見解,而且將引領元代文學研究的方向,在深度與廣度上提升元代文學研究的品位。而這些問題和命題,很多都開闢出一個研究方向,互相之間又可構成一個完整的邏輯系統,不僅使元代文學研究的面貌為之一新,而且規劃了未來一個時期元代文學研究的基本走向。”

  吳承學教授認為,在《元代文學通論》中,“精識卓見,俯拾皆是,充分體現了作者勇於開拓、鋭意創新的探索精神及其重大貢獻。”“整體上提升了元代文學研究的水平。”左東嶺教授讚揚《元代文學通論》表現出著者“通而能專的問題意識”,並認為這是該著成功的原因之一:“可以毫不誇張地説,能否成為一個好的古代文學研究者,處理好專精與博通之間的關係是至關緊要的。《元代文學通論》在處理這一問題時具有自己的論述重點與行文方式,那就是抓住那些最具時代特徵與典型問題予以討論。”比如“中冊所論的元代文學三大特徵”和“元代文壇的七大風氣”“的確抓住了元代文學的主要內涵與獨特風貌。”

  學者們從多個角度高度評價了《元代文學通論》的學術價值。左東嶺等先生還對作者提出了更高的期待。(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韓寒)

      //difang.gmw.cn/2020-09/29/content_34236175.htm

編輯:郝靜秋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南開博士生獲第28屆ACM國際多...
南開教授展思輝榮獲第十六屆...
南開大學2021屆畢業生秋季大...
我校參加教育部2020年高校科...
南開教授出版英文書籍 概述大...
光明日報:中國文化的一泓清...
人民日報:推進經濟理論創新...
中國教育報:教育部天津市籤...
天津日報:在危機中育新機 於...
《人文》集刊:從《魯迅研究...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es.nuza.xyz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