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媒體南開
中國婦女報:婚育支持需要社會合力
來源: 《中國婦女報》2020年9月23日第4版發稿時間:2020-10-13 09:49

  記者 耿興敏

  27歲的小張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就職於北京某傳媒單位,面對周圍人“有沒有女朋友?”的詢問,他的回答是:我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還沒有能力去承擔一個家庭。結婚生子現在對我來説壓力太大了。

  如今像小張這樣因為感覺婚育壓力大,而不談戀愛的年輕人並不罕見,但婚育壓力真像這些年輕人認為的這麼大嗎?除了不談戀愛,有沒有更好的解決途徑?就此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找原因,開處方”。

  面對婚育 他們為何觀望

  “在今天的社會,結婚生育的成本的確不小。”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女性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琴説,年輕人面臨着經濟壓力,這是顯而易見的。結婚意味着要有穩定的家,但今天城市房價讓職業剛起步的年輕人壓力倍增,難以輕鬆邁入婚姻。而結婚後養育孩子的成本也不低,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經常會被各種高昂養娃費用綁架,各種才藝培養、早教班、興趣班、都讓家長花費不菲,甚至降低了原來的生活質量。

  “結婚和生育是組建家庭的重要環節,維持家庭和睦與追求家庭幸福則需要所有家庭成員的努力。目前社會上不乏對於組建家庭過程中所遇到困難的傾訴,進而引發了年輕人對婚姻和生育持消極觀望的態度。”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鄭真真表示,對每一位預期建立家庭的人而言,家庭意味着更多的義務和擔當,必然要分走一部分時間和精力。

  初入職場、較多的學習培訓和結婚生育幾乎同時發生,年輕夫婦要付出許多時間和精力來應對各方面的壓力,中年夫婦則還會面對上有老下有小的雙重壓力。鄭真真表示,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也是國際社會多年來致力解決的難題。

  與此同時,女性還面臨着更加困難的職場環境。王琴表示,“這一代年輕人的職業壓力很大,各個公司對員工業績要求也很高。女性未婚時可以全力投入工作,但結婚後,懷孕、養育孩子都會影響到女性的職業投入。”即使公司和組織落實對女性懷孕期、產期、哺乳期的保障,但從長遠看,養育孩子的繁重投入也會明顯阻礙女性職業發展。

  對於“目前離婚率高是造成年輕人恐婚的部分原因”這樣的分析,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性別與家庭社會學研究室主任馬春華則表示:離婚率高是否影響年輕人的婚姻選擇並不好説,但年輕人對感情的不確定,對未來婚姻的不安全感,肯定是存在的。

  緩解工作和家庭責任衝突 需具敏感的性別視角

  如何讓年輕人樂擁婚姻放心生育,專家們認為,這需要具有性別敏感視角且發動社會共同致力。

  有些女性並不恐婚恐育,但婚後夫妻不能分擔家務、不能正確看待自己在婚姻中的角色,缺乏擔當,都消磨着雙方婚前對婚姻的期待。日常生活中普遍的現狀——養娃幾乎都是母親的責任,對此,王琴指出,密集化母職使得女性面臨着職業和家庭雙重壓力。

  馬春華也認為,家庭支持政策不僅僅是對女性的支持,更是解決社會的問題。沒有國家和社會的支持,不少女性只能以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來回應。“公領域的性別平等,需要私領域的性別平等來支撐,否則就只能導致不良後果。”馬春華説。

  事實上,為了避免年輕人因試圖規避壓力而推遲婚育甚至對組建家庭望而生畏選擇放棄,很多國家都試圖通過政策干預來緩解工作與家庭之間的衝突,有些政策和制度推動兒童照料、就業環境等不斷改進,有效緩解了工作和家庭責任之間的衝突,但另一些並不那麼見效。對此,鄭真真表示,中國當前在經濟上仍處於發展中階段,在家庭方面則處在傳統與現代交織共存時期,需要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應對策略,同時借鑑國際上的成功經驗並吸取教訓。

  鄭真真強調,為了幫助實現工作和家庭兼顧,需要具有性別敏感視角並發動社會共同致力,針對家庭組建的不同階段和不同人羣中存在的主要矛盾採取具有針對性的策略和措施。

  “支持年輕人結婚生育並幫助家庭緩解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矛盾,需要具有敏感的性別視角,避免單一從女性或男性的角度看問題,尤其應當避免預設家務勞動,特別是育兒和照料以女性為主的前提。”鄭真真説。例如,關於建議女職工集中的企事業單位發展托育服務,顯然是將育兒預設為母親的職責。儘管生育政策調整後,全國各地都出台了男性陪產假的有關規定,但是對這一規定的重要意義需要相關方達成共識,才能真正落實,即男性需意識到要盡父親和丈夫之責,用人單位要重視男性在生育中的投入。

  現實中,對於一些單位的人事部門來説,單位招人時,領導有意無意地暗示男性優先,並不鮮見。這種隱形的女性因承擔生育責任遭受的職場歧視,無疑也加劇了她們對生育的“望而卻步”。

  “如果全社會尤其是用人單位認識到,兼顧工作和家庭不僅是女性面對的挑戰,對男性亦是挑戰,將會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對女性的職場歧視。”鄭真真説。

  克服恐婚恐育焦慮 需要整個社會合力而為

  婚育支持需要社會合力,是不同領域專家之共識。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建議深入推進生育保險融入醫療保險,將生育醫療費用完全納入保險報銷,同時將生育保險逐步發展為生育支持的核心制度,重點解決女性生育期間的薪酬,同時也減輕了用人單位支付女職工生育期間工資的負擔。

  對於社會合力解決恐婚恐育問題,賀丹開出“藥方”:價值引導,優化治理,包容多元。也就是引導青年婚育觀念,樹立新型性別平等,代際和諧的家庭文化;建立婚育支持的政策和社會環境;增加婚育制度法規的包容性。

  日前,民政部、全國婦聯聯合印發了《關於加強新時代婚姻家庭輔導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將探索開發婚前輔導課程,幫助當事人進入婚姻狀態。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人口與發展研究所原新教授表示,未來的發展是值得期待的。促進家庭建設,需倡導並能夠建立一個生育友好型社會,包括整個計劃生育體制機制改革,需要動態跟隨國家的生育政策變化做相應調整,包括在財政投入、技術力量投入、宣傳教育、輿論導向等方面都應該做配套調整。

  原新認為,為家庭減負,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是要更加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完善整個社會保障體系,包括養老保障體系,醫療保障體系,比如一定要建立起針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長期護理保險體系。

  “人口是一個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非常重要的因素,但不是決定性因素,要按照人口發展規律,遵循人口發展的規律,去討論一些問題。對人口問題的認知,既不誇大,也不要藐視。”原新説。

  在人類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婚育不僅僅是個體選擇,這也是重要的社會問題。王琴説,克服恐婚恐育焦慮,需要整個社會合力而為。

  “媒體要重視青年人中流行的恐婚恐育情緒,探求這一情緒流行的原因,恐婚恐育不是年輕人本身的問題,要從社會大環境中去尋找答案。”王琴認為,媒體要引導大眾去關注這一社會問題,並積極尋求解決方案。

  鄭真真同樣認為,支持年輕人結婚生育並幫助家庭緩解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矛盾,需社會各方面的共同合力:“從調動家庭資源、增加社會支持和完善就業保障等多方面同時入手。”鄭真真表示,在呼籲制度完善和政策干預的同時,也不應忽視社會組織和私營部門的作用,特別是在社區發展家庭支持型的服務,有組織地開展鄰里互助、村民互助,可以有效緩解家庭照料和勞務負擔。

  “國家要給予家庭切實的支持和扶助。養孩子的過程需要社會福利政策大力支持,提供男女共有的產假,社會保障的托幼機制,豐富的公立教育資源等。”王琴認為,當年輕人有了更多的穩定感和安全感,自然會樂於擁抱婚姻,放心生育。恐婚恐育,其實大可不必。

      //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09/23/072596.html?sh=top

編輯:郝靜秋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曹雪濤率隊赴解放軍總醫院交...
我校參加貫徹落實《深化新時...
我校承辦“2020全國博士後人...
南開大學獲第十屆中國技術市...
龔克為計算機類新生講授“公...
南開大學召開課程思政建設工...
南開學子榮獲共青團中央抗擊...
中國青年報:葉嘉瑩先生文學...
南開大學師生員工收聽收看紀...
光明日報:緣何“美國治下無...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es.nuza.xyz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註明出處。